•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建设中
信息分类
  • 家电信息
    电器维修
    电脑维修
    家电销售
  • 农业信息
    化肥农药
    种子树苗
    土地承包
    农业技术
    收种机器服务
    收粮食信息
  • 生活服务
    超市
    餐馆
    手机店
    红白喜事信息
  • 回收信息
    收车
    收金属
    收家电
    收生活垃圾
  • 家畜信息
    收奶
    收家畜
    种仔
  • 建筑服务
    建筑材料店
    建筑工人
    建筑工具租赁
  • 生活娱乐信息
    KTV
    电影院
    公共活动
    电影
    电视剧
  • 互联网信息
    建网站
    微信商城
    网络培训
  • 车类信息
    电动摩托车行
    电动汽车
    摩托车行
    汽车4S店
    驾校信息
  • 农产品信息
    水果
    特产
    调味
    其他

再说历史上的“富阎一体”

文章附图

再说历史上的“富阎一体”
 

拙文《历史上的“富阎一体”——宋代富平县域行政版图的新发现》发表之后,引起广大网友的热情关注。不少网友加入讨论行列,纷纷发表各自的意见和感想,其中也有不同意见甚至质疑。我想,这其实正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对“富阎一体化” 的关切与期盼,对富阎两地经济腾飞、社会发展、人民福祉的关切与期盼,对创建大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和关中城市群的关切与期盼,对陕西“追赶超越” ,实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关切与期盼。这也正是笔者和所有参与讨论的朋友们的初衷和归宿。在此,笔者谨对各界朋友的关心支持与积极参与表示衷心的感谢!

富阎一体笔者一直认为,文史研究中出现不同的意见、发出不同的声音不但不是坏事,而且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真理愈辩愈明,道理愈讲愈清,历史愈挖愈深。通过交流、探讨、商榷甚至于争论弄清历史的来龙去脉,是每一位文史研究者的责任所在。在这里面,没有谁输谁赢的问题,没有给谁面子的问题,最后只服从于历史事实。

富阎一体

交代完本文的写作背景与缘由,该进入正题了。笔者想就朋友们最关心的几个问题再谈谈自己的意见:
一、关于丁溪庙。
笔者之所以坚信阎良区全境在宋金时期属于富平县管辖的证据中,丁溪庙的位置当然至关重要。我依据北宋宋敏求《长安志》“富平”条目中“丁溪庙在(富平)县南四十里” 的记载,
推论出宋金时期富平南境已达到荆山下坡底孙村向南二十里的观点,于史有据,绝非主观想象或随意猜测。
有网友提出,这会不会是《长安志》把方向搞错了,或者是张冠李戴了,才错写误记入富平条下?因为这种误写的情况以前也曾经发生过。
客观地说,上千年的前贤先哲在秉笔写史时,不可能没有一点错讹漏误之处。这是由当时的社会环境、人力物力、测算方式、交通工具等因素以及各种条件的落后与限制所致,不可以苛求于古人。当然,真有证据证明史书上某一点出错或有误,应该纠正。但前提是必须要拿出有力证据来,不能随意怀疑、轻易否定。何况,被史学界公认“体例严明” 、“记述精确” 的《长安志》中的对与错、正与误究竟能占到怎样的比例?从事文史研究,在享用着前贤先哲留给我们宝贵文化遗产的同时,不应该漠视经典,以偏盖全,仅凭猜度怀疑就敢于立论。当然,如果真的有人拿出确凿证据,推翻了《长安志》中的历史定论,笔者一定心悦诚服,立马放弃错误观点;但如无人拿出有力度的证据,仅凭主观判断而随意说事,笔者这种坚信不疑的态度还要长期坚持下去,不会改变。
二、关于白渠。
笔者认为,要找到富平、栎阳两县在石川河以西的分界,白渠当然是一条重要线索。这缘于《长安志》中的一条重要记载:“富平旧时南境北限白渠” 。由此看来,弄清楚白渠的位置至关重要,弄清楚了,两县边界自然也就清楚了。
那么,问题来了:
白渠究竟位于阎良区何处?
不少网友,特别是对阎良历史文化比较熟悉的朋友都说:白渠应该在今阎良城区人民路一线。
说实在话,笔者对阎良并不是十分熟悉,但也绝非一无所知,还曾经有缘在公园南路的一个小区小住过一段时间,晚上散步就常在人民路上来回走动。假如人民路这个方位准确或者八九不离十,那么这说明了什么?我认为,实际上也就说明了富平与栎阳的边界又从坡底孙村向南推进了若干里。不仅把以后创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的阎良古镇全部囊括其内,即使是今天新城区的绝大部分繁华街市恐怕也包容其中了。这和笔者所主张的“继续南下” 、“在南面做文章” 的思路完全一致,只是在“止境” 上还有不同认识罢了。

富阎一体

要厘清富平、栎阳两县在宋金时期的边界,其实白渠就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说清了白渠的走向和位置,这个疑团也就解得差不多了。那么,与富平与栎阳边界有关的白渠究竟位于什么地方?是一条,还是多条?
据《长安志》记载:“中白渠。北白渠。两渠水自正西云阳县界来,经(三原)通流,过富平县界,溉民田。两白渠下斗门二十八。”
原来如此!白渠不止一条北白渠,还有一条中白渠。更准确地说,汉白渠共有三条,分别称为北白渠、中白渠和南白渠。因为南白渠太远,与本文主题无关,这里只说中白渠和北白渠。我们从上述记载得知,此“两渠水”均“过富平县界” 。这里所说的“溉民田” ,自然应当是包括富平南境在内的大片民田了。在这一记载里,为什么只字未提栎阳县?答案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与其无关。从《汉白渠示意图》中可清楚地看出,北白渠大约就在今日阎良市区偏南的位置,与网友们所言白渠方位大体一致;而中白渠就偏南很远了,渠身就距清河不远,渠尾甚至有可能注入清河或跨越清河。这和调研时文友所言的丁溪庙应该就在清河流域的位置十分接近。
在《长安志》中,有丁溪庙、中白渠两条记载互为印证,可以明确地看出,富平县境在宋金时期南推四十里的结论不会有假,应该就是历史的真实面目。

三、关于秦穆公城。
据《长安志》记载:“秦穆公城,在(富平)县南三十里。南面、西面祟一丈五尺,东面、北面无墙。”这一条其实也很重要,因为它把两县边界又从人民路继续南推了多少里。
四、关于直市城。
据《长安志》记载“直市城,在(富平)县西南一十五里。事见汉宫室街陌下。”这一条是新加上的,前文未曾涉及。其意义在于,填补了前文论述两县分界时的一个方向空白——西南。距离虽然并不遥远,但可以说明在宋金时期富平县境还是整体南移了。
五、关于大泽乡。
唐代从栎阳县划出大泽乡归属富平一事,与前文中心论点并无关系,不过是笔者为增加历史厚度与丰富文章内容而增加的花絮而已。其具体方位,说来惭愧,笔者还真说不准,要不然怎么会说“以为应当就是靠近富平东南的水北、新兴,或者康桥、关山一带了” 呢?当时这么说,虽然也是和几个文友讨论过的,但明显有“望文生义” 之嫌。大家都说斯地名曰 “大泽” ,必然与水有关,而富平阎良衔接之处的大水域莫过于石川河了,于是便有了偏向于富平东南以石川河为座标的思路。现在看来,当然明显有误,犯了方向性错误,把西南理解成东南了。后来翻检《长安志》上所记载的“大泽乡龙西里,在(富平)县西南,管村一十一” ,总算查出来了。可是,心中仍有疑惑,因为在我的印象当中,从潭家堡到朱家湾一带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水域。为了刨根问底,笔者后来还专程登门请教了阎良一位学养丰富的老师,方才知道大泽乡还真的与水有关,不过这水并非是石川河,而是一泓名叫“白马池” 的水面。还有幸听这位热情诚恳而口才极佳的老师绘声绘色地讲了一则与唐高祖李渊有关的神奇传说,真的是长了见识。
六、关于雨金堡。
据《长安志》记载:“雨金堡,在(富平)县东南三十里,周八百步,东有雨金泊。”还特别加了一句案:“其地古栎阳县界也。”这就说得更明确了,雨金堡就是富平、栎阳两县在东南方向的交界之地。


由此可以看出,正南方向有丁溪庙、中白渠、秦穆公城为证,东南方向有雨金堡为证,西南方向有直市城为证。这些确凿无误的史料形成一条相互支持、相互印证的证据链条,环环相扣、联为一体。那么,历史上宋金时期的“富阎一体”,到底是凭空想象,还是历史事实,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富阎一体


文章分类: 富平文化富平资讯

注意:

注意:共享富平信息平台,仅帮助富平农民和服务商信息收集和传播,不做收取传播费用,信息内容都是经过初步审核和验证,具有一定的安全和真实但平台不做任何保证,请需求双方做好安全规避真诚相待,共同营销良好网络环境!

希望共享富平能为大家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生活信息
信息更新中
信息更新中
投资洽谈
信息更新中
信息更新中
website qrcode

手机版网站